酒精作祟

 

音樂響起,舞池裡的人都隨之起舞,第一次踏入這紙醉金迷的場所,智旻不免有些緊張,但是為了不要讓朋友笑他不敢來,他還是硬著頭皮到了這種地方,他祈禱著今晚能夠安然度過,微微地點頭後便跟上朋友的步伐,走向了一群男人的所在之處。

「號錫哥,你遲到了,先罰三杯。」泰亨一看見號錫便舉起酒杯要他喝下,打算來個不醉不歸的氣勢。

「是是是,我喝不就行了!」號錫豪爽地將三杯啤酒喝下肚,讓在一旁的智旻有些擔心,怕自己等一下會被催酒,以號錫的個性是絕對不會幫自己的,想到這裡,智旻現在就好想奔回家睡覺。

「號錫哥,介紹一下你朋友吧!」泰亨指了指旁邊的智旻說著。

「哦!他叫做朴智旻,是我很好的麻吉!」號錫將手搭上智旻的肩上,對著現場的所有人點點頭,智旻覺得有些尷尬的微微點了點頭。

「你好你好!我叫做金泰亨,這位是金南俊,我等等還有一個朋友會到。」泰亨對著智旻伸出友善的手,智旻也禮貌地回應著他。

「呀!來到這裡怎麼能沒有美女勒?」號錫不滿的呢喃著,決定拿起手機將自己曾在夜店認識的妹通通找來一起狂歡。不一會兒,便來了三個穿著火辣的女人,泰亨跟號錫大大方方地摟著女人的腰,戲弄著女人,智旻看著她們並不覺得美,只覺得她們露太多,他深呼吸著,覺得夜店裡面的空氣讓他喘不過氣來,便緩緩起身走向外邊,想呼吸新鮮空氣。

「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有沒有怎麼樣?」智旻有些失神的走著,不小心撞上了迎面而來的男人,他趕緊道歉著,關心男人的情況。

「我沒事。」男人對的智旻點點頭,準備要離開時眼睛對上了智旻的眼睛,智旻的心突然震了一下,眼前的男人頂著一頭薄荷綠,跟他的膚色很搭,看起來很乾淨,眼神透漏著一絲的危險,卻讓智旻不自覺著迷。看了好一會,智旻才終於回神,趕緊跑出外面,男人回頭看了看他,沒有說什麼,便繼續走向前了。

"呼!我剛剛是怎麼了?居然看他看這麼久?我的心好奇怪,我不是直的嗎?這被掰彎的速度會不會太快?"智旻走到外面之後,苦惱地想了又想,覺得他腦子都要炸了

「朴智旻,你出來這裡幹嘛?大家都到了在等你一個欸!」號錫在戲弄女人沒多久之後發現智旻不見了,才跑出來找人。

「哦?抱歉,我現在就回去」智旻嘆了嘆口氣,才剛呼吸新鮮空氣沒有多久,又要回到那個令人感到窒息的地方。智旻做到位置上後,看著眼前的男人不禁倒抽了一口氣,這不就是剛剛那個瞬間把他掰彎的男人嗎?智旻不敢直視他,悄悄的瞥他卻發現他一直在看著自己。

「智旻,我跟你介紹,這就是我遲到的朋友,閔玧其。」玧其沒有說話,向智旻點點頭之後,就直勾勾的看著智旻,好像要把他看穿似的,目光沒有離開過。

「你好,我叫做朴智旻。」智旻怯生生地回應著,突然覺得口乾舌燥,拿起眼前的杯子一飲而下,喝下去的瞬間他就後悔了,因為他不會喝酒。他放下酒杯,覺得有些迷茫,雖然還算得上清醒,但覺得身體有些灼熱。

愛玩的泰亨提議要玩國王遊戲來炒熱氣氛,如果對做不到指定任務就要罰一杯酒,剛開始的任務都還算小case可能跳跳舞之類的,但是後面越玩越過分,已經被酒精醺昏的泰亨跟號錫早已不管眼前的人是男是女,輸的就是要脫衣,偏偏智旻賭運特差,眼看自己已經輸得剩下內衣,再脫下去就要裸體了,只好開始選擇喝酒,一邊的玧其也是賭運極差的人,但是他不想做任務,所以可以說是一杯接著一杯喝,智旻不禁佩服他的酒量如此之好,喝下了將近20杯看起來還完好無事的樣子對上自己才喝不到十杯就已經茫了的自己,不由得自卑起來,但是沒辦法,誰叫他平時都沒碰到什麼酒。

「這個遊戲別玩了,他們兩個已經醉了。」眼看遊戲已經快被兩人給玩爛了,玧其突然出聲制止這個遊戲進行下去,其他人也紛紛點頭表示認同,才放過正準備要在喝下一杯酒的智旻,當智旻正慶幸自己不用再喝一杯的時候,放下手中的酒杯時不小心對上玧其的眼,又發現他正看著自己,心再次跳動著,智旻眨眨眼,趕緊迴避這個令人心跳的眼睛。

"不妙,我好像醉了,得趕緊脫身才可以。"智旻發現自己開始暈了,正想著要找什麼樣的藉口離開時,玧其突然開口了,「今天就到這邊吧,大家各自解散,南俊你負責把這傢伙帶回家,至於他......」玧其眼神掃向手舞足蹈的號錫面露難色。

「我帶他回去吧,我知道他家在哪。」智旻苦笑地說著,畢竟是自己的朋友,總不能棄他而去吧!

「你可以嗎?我看你剛剛也喝了不少。」玧其似是擔心的詢問著。

「嗯......應該可以,起碼我還算是清醒。」智旻微微笑地說著,他其實很擔心來著,玧其看著他並沒有回答,讓智旻又開始覺得不自在地避開他的眼神。

「這樣吧,我送你們回去。」許久,玧其才緩緩開口。

「欸?那......就麻煩你了。」智旻有些訝異,但還是點點頭答應了玧其的提議。多一個人幫他照顧號錫也沒有不好,畢竟自己是真的有點醉了,以這樣的狀態下還不知道回不回得了家呢。

「你們在這裡等,我去把車開來。」玧其帥氣的將車鑰匙從口袋中拿出,令智旻不由得羨慕起來,自己一直都很想要擁有一台屬於自己的轎車。過了幾分鐘後,一台黑色小轎車停在智旻的面前,窗戶緩緩搖下,看見玧其的臉龐逐漸浮現,智旻便點點頭,將號錫往後座塞。

「你坐前面。」玧其看著智旻將號錫塞進車子裡後,也正準備將自己塞進後座,眉頭皺了皺,便出生示意智旻做前面,智旻雖然嚇到,但也照做。整路上兩人都沒有什麼交談,令智旻不知該如何是好,車子上只有號錫一下發酒瘋、一下唱歌、一下哭泣、一下大笑的聲音,這也讓車子裡的尷尬氣氛緩和不少。

「前面車子已經不能再進去了,只能用走的才走得到。」玧其開進一個死胡同裡時,轉頭看向智旻,智旻察覺到他的疑惑後,便緩緩地說著。「今天謝謝你,我帶他下車吧!」智旻飛快地將號錫放在自己的背上,打算慢慢的扛回去。

「我來吧,你看起來很吃力的樣子。」玧其將號錫一把往自己身上攬,「你帶路。」說著便走進巷子裡。智旻也緩緩地跟上了他。

「抱歉,還要這樣麻煩你。」智旻想了又想,決定打破這尷尬的氣氛,第一句話就是非常客套的客套話。

「沒什麼。」玧其不以為意的回應著,接著兩人又再次沉默,不知不覺便走到了號錫家。

「到了,就是這裡。」兩人終於把號錫給安頓好後,便離開了。

「走吧,我送你回家。」玧其把手放入外套口袋中,看著智旻說著。

「不用了,我家離這裡很近,走路不用十分鐘就到了。」

「還是讓我送你吧,順便讓我透透氣。」玧其看著智旻後,將頭仰向天空,智旻看著他的臉到嘴巴,又到喉結,這一切都讓他著迷,不知不覺看呆了。感覺到視線的玧其,將頭緩緩地轉向智旻,對著他微笑。智旻馬上又迴避了他的眼神,覺得自己超級丟臉,但又覺得害羞,那一笑簡直打中他的心,他覺得自己的心好像壞掉了,跳動的很厲害。

「走吧!」玧其出了聲,示意智旻帶路。

陣陣冷風吹過,智旻微微地縮了身子,卻讓玧其注意到了,什麼話也沒說,便將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下,蓋在智旻的身上。

「不用了,這樣你也會很冷的。」智旻有些嚇到,想要將外套脫下,不料卻被玧其用雙手制止了,他溫暖的雙手握住智旻的那有如冰塊的雙手,將他們放進了外套的口袋中。

「穿著吧,我不冷。」玧其又露出了那令智旻感到喘不過氣來的微笑,讓智旻最後只剩下傻傻地看著玧其並點頭。走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可是智旻第一次覺得這段路好長,大概是自己太緊張了。

「我家到了。」智旻站在一間小小的房子前說著。

「嗯,早點休息,我先走了。」玧其看了看後點點頭,轉身離開。

「那個......要不要進來坐坐?」天知道智旻在說出這句話之後多想找地洞鑽起來,他很想趕快結束這可怕的尷尬及害羞,可是又捨不得他離開

「好阿。」玧其若無其事地答應了,便緩緩地跟著智旻進入到房子內。玧其環顧了四週,簡單來說就是臥室、客廳、廚房、廁所全部都聚集在一起的房子,對於一個人住是很方便也很剛好,玧其點點頭,看著智旻的床,在看看旁邊,發現除了床以外,沒有地方其他椅子可以讓自己坐著,在經主人同意之前,玧其不敢隨意亂坐,便直挺挺地站在桌子旁邊。

「啊!請坐請坐!」智旻在廚房忙了一陣子之後,轉頭看見玧其還站著,便趕快請他坐下,讓客人一直站著挺不好意思的,「來!這個請喝。」智旻遞給玧其一杯溫熱的蜂蜜水後便一起坐了下來。

「謝謝。」玧其接過蜂蜜水之後,用嘴唇抿了一口,天知道這對智旻來說是多大的誘惑,看著隨著蜂蜜水滑落喉間,使喉結陣陣跳動,智旻也不禁吞了吞口水,頓時覺得口乾舌燥。智旻不知不覺伸出雙手,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已經快要不聽使喚了,當自己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的雙手拖著玧其的臉頰,主動的吻上他那令人著迷的嘴唇,智旻驚慌的放開手,不知所措的看著玧其。

「喜歡我嗎?」玧其邪笑的詢問著,聽起來似是問句,但說出來的口氣卻十分肯定。

「我......」智旻不知該如何是好,是喜歡嗎?還是只是因為酒精作用,一時意亂情迷?

「從一開始我就注意到你看著我的眼神不一樣了。」玧其邊說邊將一隻手環上智旻的腰部,讓他的身體靠自己近一些,不知不覺他的胸便緊貼著自己的胸,房內的氣氛一發不可收拾,就等兩人的下一步動作了。

「你看我的眼神,不也不一樣嗎?」智旻看著玧其炙熱的眼神,也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他決定忠於自己的感受,伸手環住玧其的脖子,緩緩地閉上眼,玧其笑了,便用嘴唇覆上他的,從淺入深,玧其伸出舌頭撬開他緊閉的雙唇,汲取智旻口中的蜜,從牙齒舔到舌頭,每一寸都不放過,恣意的玩弄著智旻的嘴,智旻因一時無法適應這樣的刺激,竟忘了呼吸,差一點喘不過氣來,他不適的推了推玧其,玧其這才放過他,嘴唇離開時牽了一條細絲,多了淫靡的味道,智旻喘息著,玧其一把將他抱起,放在床上讓他躺著,為他脫去身上礙事的衣物,伸手撫上智旻胸前的兩顆紅櫻。

「嗯啊...那裏...」玧其的動作很輕柔,智旻不自覺將眼睛閉上,發出一陣陣呻吟,享受著他給自己的快感。看著智旻的反應,玧其甚是滿意,他朝著智旻的耳垂舔了舔,令智旻不由自主地抖著身子,手上的動作也沒有停過,這樣的刺激令智旻的下身逐漸抬起,抵住了玧其的大腿。

「啊...不...嗯...」感受到智旻慾望的玧其,將另外一隻空閒著的往下伸,握住了智旻的下身,緩緩地套弄著。

「不要嗎?」玧其壞心的停止所有動作,突然的空虛讓智旻難耐的扭動著身軀。

「不...啊...我要...」被慾望與害羞包圍住的智旻,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他害羞地用手摀住自己的臉說著令人感到害羞的話語,他從來沒有想過這種話會在他口中說出來。

「乖,馬上給你。」玧其滿意的笑了笑,原本停止的雙手又再次動作。

「嗯啊...好...棒....要射...了...啊...」智旻忘我的呻吟著,讓玧其套弄的速度越來越快,不一會兒智旻便射了出來,白濁就這樣射在玧其的手上,同時也噴射到了身體上,玧其笑了笑,他將智旻翻過身子趴著背對著他,用著他射出來的白濁往他的後穴慢慢地深入。

「啊...痛...好痛...」智旻不適的大叫著,從來沒有開苞的他,這是第一次後穴被人入侵。

「第一次?乖,很快就不痛了。」看著智旻痛苦的點點頭,知道自己是第一個後,讓玧其有點開心,為了要減輕的他不適,手指放在後穴中沒有動作,而是用另外一隻手再次撫上他胸前的紅櫻,讓他能夠轉移注意力,也撫身吻了上去,封住了他那個即將要呻吟的小嘴。這個動作很成功的讓智旻轉移了注意了,聽著他若有似無的悶哼聲,玧其邊搓揉著紅櫻,邊開始慢慢的抽插著手指。

「嗯...啊...」不一會兒,智旻便習慣了後穴的異物,臉上的表情從原本的痛苦到享受,原本皺著的眉頭,都漸漸鬆開來,而發出來的聲音也逐漸變成嬌喘聲。察覺了智旻的變化之後,玧其將他的第二根手指頭也放進去,從頭到尾的動作都十分的輕柔,漸漸地增加到三根、四根,做足了擴張之後,玧其伸出另外一隻手將褲頭解開,他的下身活潑的彈跳了出來,抽出手指之後,將龜頭抵住穴口,遲遲沒有動作。

「嗯...快點...進來...」突然感覺到身後十分空虛的智旻,難耐的扭動身子,這個騷樣讓玧其很想直接操爆他,但是為了不要讓他留下不好陰影,玧其忍住了自己的慾望,還是沒有直接進入。

「會有點痛,忍著。」玧其在他耳邊輕聲地說,見他緩緩地點頭之後,便一點一點將自己的碩大放下去。

「啊好痛...你出去...」才剛進入沒有多少,智旻就痛到揮了揮手想要制止他進入。

「好,我出來。」玧其壞笑了一下,又緩緩地抽了出來,就一直沒有進行下一步的動作。

「嗚...我...難受...」智旻幾乎是要哭出來的說著,他身後的空虛佔滿全身。

「你又不讓我進去,又說你難受,我該怎麼辦?」玧其看著這樣的他覺得很有趣,即使自己已經憋到快要忍不住了還是不想這麼快進入。

「你...你進來啦...我要...」智旻拉著他的手撒嬌著,慾望戰勝了疼痛,決定還是讓他進來,玧其回握住他的手,再次慢慢的將自己的碩大深入,智旻咬著下唇隱忍著疼痛。

「會痛要說,不要忍著。」玧其看見了,便出聲提醒他。

「痛...痛死了...但是不要拔出來...」智旻咬牙的說著,讓玧其不禁有點心疼,抽插的動作更加輕柔,希望能將疼痛降到最低。

「嗯...」智旻的疼痛感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陣酥麻的感覺湧上,口中不自覺的發出了呻吟聲,玧其聽到之後,便逐漸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好...好舒服...這感覺...好奇怪啊...」快感一下一下的襲擊著智旻的腦門,從未有過這種感受的他讓他沉淪,剛射過的下身也抬頭著,房內都是智旻的呻吟聲和肉與肉的撞擊聲。

「啊...那裡...太快了...嗯啊...」突然撞到一點讓智旻驚呼著,玧其知道他找到了他那最敏感的地方,便加快猛力的頂撞著。智旻伸手往自己的下身想要進行套弄,不料卻被玧其制止,他將他的兩隻手都禁錮在背後。

「想幹嘛?」玧其壞心的詢問著,抽插的速度依然沒有減慢過。

「嗯...讓我...射...我啊哈...想要...」智旻想要掙脫他的手,不料玧其的力氣比想像中還要大,牢牢地將他的手禁錮住,讓他動彈不得。

「不行,我要把你操射。」玧其笑了笑後,猛力的往敏感點抽送,可憐的小智旻就這樣再前面晃啊晃的,沒有人去弄它,但是智旻卻可以很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下身因為快感一直在逐漸脹大。

「嗯...快...那裡...快了...啊...」智旻不斷的呻吟著,讓玧其知道自己又快要射了,他也沒讓智旻失望地不斷抽插著,智旻在一陣呻吟後,終於又射了許多的白濁,著著實實的被操射了。

「還沒完呢!」就在智旻還沒從噴發的餘韻中恢復時,玧其就將他翻身轉向自己,讓他躺在床上,自己的下身還在他的後穴中,玧其俯身吻上他的唇。

「我喜歡你。」智旻在他的耳邊說著,他吻得很深情,讓智旻心動心醉,他覺得自己已經完全把心交給了眼前這個才剛認識不到5個小時的男人,而且已經拿不回來了。

「我也是。」玧其伸手摸著智旻的髮絲,深情地看著他,笑了笑後,便又提起他的臀緩緩地進出著,玧其不自覺地伸出舌頭舔唇,讓智旻覺得好性感。

「嗯...啊...」一下一下的抽插,讓智旻又再次沉浸在快感之中。

「嗯啊...哈...好舒服...好棒...啊...」這次不只只有下面,玧其伸手搓揉著智旻胸前的紅櫻,又伸手撫上他的下身套弄著,同時受到多重的刺激與快感,讓智旻舒服到無法自拔。

「叫我的名字。」玧其俯身刻意的在他的耳邊說著,動作依然持續著沒有停下來。

「啊哈...玧...玧其...」智旻害羞的說著,參雜著淫叫聲,讓玧其的理智線徹底的斷裂。

「唔...」玧其舔了一下智旻的耳垂之後,低吼一聲便猛烈的抽插著,突如其來的猛烈讓智旻驚呼。

「啊嗯...太快了...會...啊...壞掉...嗯啊...」智旻不斷的呻吟著,前面與後面都已經達到臨界點了。

「玧其...我...嗯啊...又要...射了...啊...」智旻喊著,玧其更加快速度的抽插,不一會兒便又射出了白濁,但相較於前面兩次,這次的量少了一些。

「唔...」玧其也在最後衝刺中將所有的白濁全射在智旻的後穴中,灌滿他的裡面。筋疲力盡的智旻在床上動都不想動,玧其則是用手撐著床,沒有直接趴在他的身上,喘息的看著他。

「洗澡?」玧其看著他許久,他也看著玧其許久,玧其便開口了,歪著頭詢問著。

「累...」智旻用十分無力的聲音說著。

「我抱你進去。」智旻點點頭後,玧其笑了笑便將他抱進起來,走進了浴室。

「你...又大了?」不動還好,一動智旻就發現後穴的東西還在,而且正漸漸脹大中。

「因為我還沒有拔出來。」玧其說著,便帶著他進去浴室。

「玧其...你...啊...等...」然後他又在浴室裡面要了智旻好幾次。

當兩人洗好澡後,玧其輕柔的將智旻放在床上,智旻早就因為過度疲累而睡著了,他吻了吻智旻的額頭,抬頭一看,便發現天亮了,他笑了笑,自己真的要了他太多次了,也難怪他會這麼累。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的智旻漸漸醒了過來,起床時左顧右盼的發現身旁沒有半個人,智旻失望的低下頭,他好不容易愛上的男人果然還是走了,他苦笑著,畢竟本來就不認識不是嗎?對他來說就只是一夜情吧!想著想著,眼睛瞥見了桌上的早餐,旁邊還放了一張紙條。

 

"智旻,抱歉昨天要了你太多次,醒了就快把早餐吃掉,還有,這是我的電話,我喜歡你,如果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就打給我。

                                                                                                               by.玧其"

 

看完紙條的智旻又驚又喜,立刻拿起手機撥了那個號碼。

嘟...嘟...嘟...

「喂?」電話那頭的性感聲音傳到智旻的耳朵裡,令他的耳朵逐漸發紅,光是聽到他的聲音就很害羞。

「我是智旻...」智旻小心翼翼地說著。

「我們在一起吧!」電話那頭的玧其馬上意會過來,笑著與智旻告白。

「好!」智旻害羞地答應了。然後兩個人就每天過著操與被操的生活(笑)。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韓國迷妹簡阿雞 的頭像
韓國迷妹簡阿雞

迷妹生活簡阿雞

韓國迷妹簡阿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朴SHIN
  • 我從霜花過來再次回憶糖雞!❤❤❤
    操與被操,最後一句完全笑翻哈哈哈
    齁糖雞真的最近很南極,可以發糖嗎QAQ
  • 真的!!!
    真的!!!
    真的!!!
    南極到一個極致啊啊啊啊😭😭
    害我最近想到的糖雞文就只剩下虐文了😶😶😶

    韓國迷妹簡阿雞 於 2017/04/17 09:18 回覆

  • 訪客
  • 啊啊啊啊啊!真的是太讚了!本命糖雞的我覺得好幸福❤️會持續關注的~
  • 哈哈哈謝謝妳~~😇😇

    韓國迷妹簡阿雞 於 2017/07/04 00:01 回覆

  • 弦月
  • 這這這...這是酒駕😶😶😶
    (超煞風景😂😂😂
  • 哈哈哈哈沒錯,這是酒駕(乾

    韓國迷妹簡阿雞 於 2017/08/31 00:39 回覆

  • 崔燦雪
  • 雞米好可愛啊
    還好遇到是糖糖
    不過看後面好像也不好
    第一次就被要那麼多次哈哈哈
    還好兩個真心相愛阿
  • 哈哈哈被要這麼多次才有性福(喂😂😂😂

    韓國迷妹簡阿雞 於 2018/04/14 22: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