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設圖  

02.

 

我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制服宣告著自己即將邁入學生的另外一個旅程,理了理衣領後,我便提著新書包走出家門,通往自己的一個未知的國中生活。身為青梅竹馬的你倚靠在公園旁的欄杆上等待著我,也穿著與我相同的制服,那樣子的你,讓我有說不出來的感受,多了些成熟的氣息。我們家裡住很近,所以讀同一個學校是正常的事情,但是很神奇的是竟也同班,深深覺得是個孽緣,但是卻不討厭。

「幹嘛?」我走到你面前後,你只是愣在那裏一句話都沒說。

「哇嗚!我們知勳穿制服感覺變得不一樣了呢!」你似乎被我給嚇到般,驚訝地說著。不知何時,你對我的稱呼,不再是勳勳了。

「我覺得沒有什麼不一樣。」我的語氣依舊,倒是覺得你才不一樣。

「我呢?怎麼樣?有沒有看起來比較成熟?」你一臉期待地看著我,讓我頓時不知道該不該說實話才好。

「沒有。」我違背了良心說著,看到你驚慌的樣子覺得很可愛,想逗逗你。

「欸?真的沒有?奇怪?我覺得有啊!」你果然很驚慌地看著我,還拼命擺著各種姿勢給我看,我忍住想笑的心情,故意面無表情地用眼睛掃射了你之後,快速的走向學校的路程。

「呀!知勳啊!等等我!」發現我的離去,你慌亂之餘,趕緊拿起地上的書包,邊叫著我的名字邊追上我的腳步。

 

帶著緊張的心情走進了新的教室,如果不是你在我身邊,我大概會緊張到沒有辦法呼吸吧?我很認生,從以前交朋友對我來說就不擅長,當初是你主動靠近我,要我當你的朋友,我不懂得拒絕,所以答應了你。

「知勳吶!我們坐這裡!」你坐在教室最後方靠窗的位置對著我大聲嚷嚷。

「前面一點。」我搖搖頭,那距離對我來說太後面,讀書很容易無法專心,便不理會你,逕自地走到前方的位置,準備坐下來。

「蛤?那這裡?」你似乎對於第一排的位置非常的不滿意,便往教室的中間坐了下來,取我們兩個人選擇的中間值。

「好吧。」我愣了愣,這距離不算太後面,便點點頭的答應了。

「耶!」你開心地手舞足蹈起來。

「知勳吶,以後我們就是同學了耶!」你在位置上待了一陣子之後,似乎有些坐不住的往我這裡靠。

「所以哩?」看著你臉上雀躍的表情,讓我有些開心,原來你對於我們兩個同班這件事情是如此興奮的。

「不覺得很開心嗎?」你懷著滿是期待的語氣詢問著我。

「還好。」我冷冷地回答著。從這一天開始我才慢慢發現,我的口是心非。

「我超開心的,這樣每天都可以見到知勳了。」你總是能夠如此的直接說出自己心裡面的話,讓我有些羨慕,這是我做不到的事情,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是。

 

---

 

我換上新的制服,頓時覺得「佛要金裝,人要衣裝」這句話說得真不錯,平時看起來宅宅的我,原來換上一身制服也可以如此帥氣,但是我更期待的是勳勳...不是,是知勳的制服裝,一定會很好看的,我隨意地抓起書包扛在肩上,走出了家門。昨天晚上便與你約好要在今天的報到日一起去學校,走到了我們經常相約玩耍的公園之後,我便找了一個欄杆靠著,等待你的到來。突然,一個熟悉的腳步聲從遠方傳來,我循著聲音的方向看去,果然是你,你穿一身的制服走了過來,讓我看傻了眼,久久無法回神。

「幹嘛?」你出了聲,這才讓我回過神來。

「哇嗚!我們知勳穿制服感覺變得不一樣了呢!」我驚訝地說著,想掩飾自己剛剛的出神。我不再叫你勳勳,因為你不喜歡太可愛的稱呼,雖然你從來沒有說,但是我知道。

「我覺得沒有什麼不一樣。」你的回應正如我所想的一樣,你總是對於自己的外貌不那麼上心。

「我呢?怎麼樣?有沒有看起來比較成熟?」我裝作一臉期待的看著你,希望你能給我回應,不為別的,只是希望你喜歡罷了。

「沒有。」果不其然,對於這個回答,我其實並沒有太驚慌,卻還是抱有一絲絲的期待。

「欸?真的沒有?奇怪?我覺得有啊!」我裝作很驚慌地看著你,為了掩飾我的尷尬,還拼命擺著各種姿勢給你看,你依舊面無表情地用眼睛掃射了我之後,快速的離開走向學校的路程。

「呀!知勳啊!等等我!」有什麼好難過的呢?這不就是早就預想得到的結果嗎?我假裝慌亂的拿起地上的書包,邊叫著你的名字邊追上你的腳步。

 

走在你的身後陪著你一起進入新的教室,我知道你很認生,所以你的緊張全被我看在眼裡了,而且似乎還有些出神了。

「知勳吶!我們坐這裡!」為了緩和你緊張的心情,我刻意選了教室最後面的位置,並且大聲地嚷嚷著要你坐過來。

「前面一點。」你搖搖頭,不理會我的逕自走到前方的位置,準備坐下來。知道你是讀書狂的我,怎麼可能不知道你不喜歡坐後面。

「蛤?那這裡?」我知道你是讀書狂,但是我不是,要我坐在第一排的位置,真的有困難,所以我便往教室的中間坐了下來,取我們兩個人選擇的中間值。

「好吧。」你愣了愣,大概掐算了一下距離之後便答應了。

「耶!」我開心地手舞足蹈起來,這次是真的開心了,可以坐在你的旁邊。

「知勳吶,以後我們就是同學了耶!」我在位置上待了一陣子之後,有些無聊的看著正在看著教室四周的你,往你那靠了靠之後說著。

「所以哩?」你的語氣依舊沒有任何起伏,看來只有我一個人在期待。

「不覺得很開心嗎?」我即使猜到你的回答,卻還是懷著滿是期待的語氣詢問著你,只希望有一天能夠聽到不同的答案。

「還好。」你冷冷地回答著。是啊,因為我們想法不同,所以感受也一樣會不同。

「我超開心的,這樣每天都可以見到知勳了。」我這樣說著,是真心話,你大概還是聽不出來其中的意思吧。這份心意,能夠保存到什麼時候呢?

 

 

-TBC-

 

 

 


 

嗨~我來更文瞭~~~

然後~我記得我有再開坑預告那邊說明這篇文本身是第一人稱雙視角

也就是說,同一個事件的發生、或是同一場景會有知勳視角跟順榮視角來做詮釋~

不知道大家看完第一章有沒有發現(?

總之,這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全新的挑戰,如果有不好的地方也希望大家多多包涵了

-

另外,我想要說一件事情,有點嚴肅,話也說得有點重

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對作者都有一個既定的幻想或是認為(?

在做實體書的數量調查時,有孩子跟我說他覺得我好像覺得自己很紅什麼的

我也在臉書發文澄清了這件事情,但是我還是想要在這邊說清楚

首先,我要先說"發文說加好友的這件事情"

我在我的置頂自介文早就已經有說過,如果要加我好友,那就請私訊我,讓我知道你是誰,我才會按確認

要不然我是不會按確認的,那天會發文這樣說是因為我去社團報黑,結果一堆人加我好友

那時候我只有兩個想法,這個人可能是我的讀者

也可能是那個被我報黑的好友想要替他道歉求情或是挑戰我的(到底有什麼好戰的?但是當時確實有人這麼做了

因為不確定,所以不按確認,結果被說是在詔告天下(?

我不是很能夠理解這個孩子的意思,不過我確實是在提醒那些加我好友的孩子真的要成為好友就私訊我的這件事情

也確實有人因為我發文來私訊我,友邀我也都按確認了

再來,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很紅,發文也從來沒有說"我的小粉絲",我一直都只有說我的讀者而已

看我的文的大家確實是我的讀者沒錯啊,這到底哪裡看起來像是覺得自己很紅了?

不要把自己的想像加諸在別人身上,不認識我、沒有跟我聊過天,就不要自以為地認為我是什麼樣的人

假設我今天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覺得你是一個尖酸刻薄的人,你會覺得高興?

我會打這些是因為我覺得有些人往往只看事情的表面,永遠不會去真的了解事情的經過,然後就任意地去下定論

不只是針對我這件事情,包括其他生活上的所有大小的事情也一樣

請真的去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及經過,再去下你自己的結論

以上就是我要跟大家說的

-

嚴肅了點,抱歉

說實在話看到那些話我是有點受傷的,因為被誤解,卻又不知道是誰,無從解釋起

我朋友說:你又不認識他,你幹嘛那麼在意?

確實,但是有誰希望被誤解?

假設我今天真的有像那孩子說的那樣,或許我今天就不會那麼在意這件事情了

因為事實並不是這樣,因為覺得委屈,所以在意

哀...再打下去好像又會講太多

總之看完這一長串的大家,謝謝你們願意看完它

By 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韓國迷妹簡阿雞 的頭像
韓國迷妹簡阿雞

迷妹生活簡阿雞

韓國迷妹簡阿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