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永才?」準烘突然醒了過來,他只想知道現在永才到底怎麼了,拔掉身上的點滴,就衝出病床想要尋找永才的身影。

「人不見了?你們醫院是怎麼看病人的?怎麼又不見了?」準烘看見大賢抓著醫生的領子,對著醫生大罵著,他有不好的預感。

「鄭大賢,永才呢?」準烘立馬衝上前去詢問清楚。

「準烘?你醒了?」大賢看見準烘有些訝異。

「我問你,永才呢?」準烘才不管沒有回應大賢,他只想知道永才現在的下落。

「不見了。」大賢簡單的告訴準烘現在發生的事情。

「什麼?不見了是什麼意思?所以說永才沒死?」準烘不太明白,在自己昏過去之前是看見永才躺在草地上的,現在說不見了?

「在醫生的搶救之下,永才被救回來了,但是他失憶了,變得像剛出生的小嬰兒一樣,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會,我明明要醫院好好照顧永才的,結果現在跟我說一句人不見了!」大賢一五一十地將準烘昏過去之後自己所看見的跟準烘說。

「鄭大賢,走!我們去找人!任何地方都好,快去找!」準烘急了,他不想就這樣失去一個好友。說完便拉著大賢衝出醫院,開始漫無目的地找。

 

找了很久,始終沒有找到永才的身影,以永才現在的智商,根本就沒有人會知道永才應該會在哪裡,他以前去過的地方通通都找遍了,但是就是沒有。

「準烘,你才剛醒過來,身體還很虛,我來找就好,你先去休息吧!」大賢見準烘已經有些體力不支,便出聲讓準烘先回去。

「不要!我要找!我要找到永才!我一定要找到永才!」準烘不想要就這麼放棄,一定可以找到的。

「準烘...」大賢很自責,都是因為他的一個錯誤的舉動,讓事情變成這樣。

「都是你!都是因為你!害我們永才變成這樣!」準烘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叫,他抓住大賢的衣領吼叫著。

「對不起,我也很後悔,我才終於發現我做錯了。」大賢不否認,因為真的都是自己害的。

「現在才發現會不會太晚了?你有辦法把一個完整的永才還給我嗎?」準烘無法原諒大賢,除非現在還給他一個原本開朗的永才,要不然他是一輩子都不會原諒大賢的。

「對不起...」大賢自責著,如果時間可以重來,我不會這麼做,我會好好地對待你,好好地看看你的優點,讓自己真正地愛上你。

 

"大賢,你有沒有最想去的地方?"

"沒有,你呢?"

"我想去看大海,我想跟我最愛的人一起去看大海,一定很浪漫。"

 

突然,大賢想到曾經永才跟自己說過的話,他愣了一下,便往距離這裡最近的海邊奔去,準烘對於大賢的舉動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還是跟了過去。這裡沒有海邊,只有靠近海邊的山崖,大賢在遠處就看見一個小身影坐在山崖上看著大海,他立刻想到可能是永才,便一個勁的衝了過去。

「永才!」大賢喊著,突然那人就緩緩地回頭看著聲音來源。

「真的是永才!」準烘有些喜悅,終於讓他們找到永才了。

「大賢、準烘,你們不要過來。」永才突然站了起來,出聲制止兩人。

「永才,你想起我們是誰了?」大賢有點嚇到,永才怎麼認得出他們,還這麼正常的看這他們,完全不像是之前失憶的樣子。

「失憶是裝出來的。」永才不好意思的說著。

「大賢,還記得我說過我最想要來的地方就是大海吧?跟自己最愛的人一起來看大海,是最幸福的事情,現在我的心願完成了,沒有任何遺憾了。」永才邊說著邊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此刻永才的笑容好美,美到沒有人敢去破壞它。

「永才,不要再做傻事了!」大賢心中的警鈴再次響起,他感覺永才現在所說的都是在跟他們到別。

「我是妨礙準烘幸福的人,也是障礙大賢追求幸福的人,我本來就不應該在這世界上的不是嗎?」永才的眼神中沒有任何意欲,只看得見平靜,好似看破一切的眼神。大賢緩緩地移動,試圖將永才拉到他們身邊,離開山崖邊。永才也發現了大賢的舉動,只要大賢前進,永才就後退。

「永才,回來吧!你沒有妨礙誰,也沒有障礙誰,我很自責我做了那些事情,傷害了你,你願意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再好好地愛你嗎?」大賢是真的想要再跟永才重新來過,想要好好地愛永才。

「一切都來不及了,祝你們幸福。」說完,永才一個轉身便跳下山崖。

「永才!」大賢衝出去想要抓住他,卻撲了一個空。身後的準烘因為受不了那麼大的打擊,又再次暈倒過去,所有的事情都發生的太快,讓每個人措手不及,又有誰會在一開始就預料到事情的發生呢?

 

-十年後-

 

「準烘啊!還記得這裡嗎?這裡是我們曾經跟永才一起打球的地方,你記得嗎?」大賢邊推著輪椅邊說著,坐在輪椅上的準烘好像沒有聽見,不管大賢說了什麼,就是不回應,似是一個活死人一樣。

「還有那裡,是我們為了不要被教官抓到,爬牆出去的地方。」

「還有還有,那棵樹是我們一起許願的地方,我們說過要當一輩子的朋友,你都記得嗎?」大賢獨自說著,眼神中充滿著憂傷,自從永才跳下山崖之後,準烘一直都是這個狀態,不說話、不笑,沒有任何的反應。

「前面的!借過借過!要撞上啦!」突然身後有一個人大喊著,大賢因為來不及反應,便被撞了滿懷。

「唉唷!我不是說借過的嗎?」他委屈的說著,大賢看了懷中的人兒,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劉永才!你又撞上別人啦?」後面一個女人大吼著,一副要將永才吃掉的樣子。

「永才?」準烘跟大賢同時開口。

「你們好,我叫做劉永才,為了活命,我等一下再好好地跟你們認識一下啊!啊!救命啊!你這麼老巫婆不要過來啊!我只不過是吃了你家的一棵番茄而已,有必要追成這樣嗎?你很愛我也不用這樣吧?」永才邊說邊跑著,大賢也推著準烘跟了過去。

永才跑很快,一下子就不見人影,大賢找了很久,最後還是失望的準備離開。

「欸欸!那邊的兩個人!」突然身後有一個聲音,大賢馬上轉身看過去,便看見永才插著腰,對著自己微笑。

「我叫做劉永才,你們呢?」永才笑得很美,美到沒有人敢去破壞它。

-END-

 

---

之個是我之前就打好的,覺得很虐阿

入慎

By 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韓國迷妹簡阿雞 的頭像
韓國迷妹簡阿雞

迷妹生活簡阿雞

韓國迷妹簡阿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