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月光斜射在號錫俊美的臉龐上,泰亨看著號錫那認真的模樣,不禁失笑,不是值不值得的問題,說到底,他們認識的時間不長,還不足以到可以為對方捨命相救的地步,可為何號錫竟不惜闖入敵營,只為了自己,說不感動是騙人的,但更多的是無法理解。
「你是笨蛋嗎?你知道這樣有多危險嗎?」泰亨一股氣從心底冒出來,有人來救他,他確實是感激的,但是一想到號錫不顧後果冒然的闖入,就沒有辦法平息自己的怒氣。
「要罵,等到我們出去再罵吧!」號錫似乎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有什麼不妥,他知道自己確實是莽撞了些,但是他更無法待在家裡等待,什麼事都不做。說完,便拉起泰亨的手,往窗外走去,卻在下一秒感受到手中的手被用力抽了回去。
「還有一個人
...」就在號錫疑惑的看著泰亨時,泰亨眼中明顯露出失落感,想到斑斑,他就自責到喘不過氣來,這次的離開,不能再留下斑斑一個人了。
「泰亨,你聽我說,不是我不想救,只是我們現在的狀況可能沒有辦法再多救一個人。」號錫面露難色,不是他不想救,能夠多救一個人是一個人,只是以目前的狀況,他有大約八成的把握可以救出泰亨一個人,再多加一個就會降低逃出的機率,況且,他沒有辦法得知斑斑確切所在的位置。
「如果沒有辦法救出斑斑,我也不離開了。」說泰亨賭氣也好,孩子脾氣也罷,他虧欠斑斑的實在太多,這次他真的沒有辦法再眼睜睜的丟下斑斑不管了。
「泰亨,我答應你,救出你之後,我一定回來救斑斑,但是不是現在,好嗎?」號錫一直認為泰亨是一個很理智的人,事實上也確實是如此,若不是斑斑如此重要,泰亨大概也不會出現這樣如此失常的舉動。
「可是
...
「再不離開,你們也不用離開了。」房內的動靜早已驚動到房外的看守,頓時間房內的燈光通亮,姜信宇正站在門口露出詭譎的笑容說著。
「Shit!」號錫暗罵了一聲後,便奪回泰亨手中的槍枝,槍口對準姜信宇,並將泰亨護在自己的身後,環視著敵人的數量,估算著自己的勝算。
「泰亨,如果你希望斑好,就別離開。」姜信宇說著,他有七成的把握泰亨絕對會留下來。
「不要聽他的,你告訴我斑斑準確的位置,我去救他。」號錫小聲的在泰亨的耳邊邊詢問著,邊緩緩移動到陽臺,若這個險一定要去冒,那就讓他去吧!
「在這裡的地下一樓,要從客廳才能下去。」泰亨的緊張,讓他一時間沒有意識到號錫的舉動,只是,他是真的很希望能夠把斑斑救出去。
「好,泰亨,你的身手不錯我知道,不要受傷了。」號錫輕聲的說完後,便將身子抵在陽臺邊的泰亨往後一推,泰亨便在毫無任何支撐下向後倒下,大腦反應過來之前,身體已經先做了反應,回神過來時,他已經半蹲在草地上,往上一看,便發現自己身處在中間駐所的院子,接著,便聽見一聲又一聲的槍聲及慘叫聲,正當泰亨想起身再次衝進中間駐所時,身後卻被一個力氣給制止住了。
「你想要讓號錫的所作所為全部都白費的話,就衝進去吧。」一個懶懶的聲音從身後傳出,在夜晚中玧其的面容雖然有些看不清楚,但他的氣質卻不被夜晚所掩蓋,不難認出他的真面目。
「我
...」泰亨被玧其的話給找回了些理智,原本要邁出的步伐也停了下來,是啊,雖然他沒有辦法理解號錫到底為何要如此捨命相救,但是如果自己真的又衝了進去,號錫會很失望吧。
「我知道你是擔心他,我會盡可能保護他,放心。」玧其緩緩地說著,他早已讓自己的手下進去裡面協助號錫了,雖然尚處於弱勢,但還可以撐一陣子,他回頭對著智旻點了點頭,便掏出腰上的槍枝,往所謂的地下一樓前進,尋找斑斑。
「泰亨,我們先去車上休息吧,相信玧其,也相信號錫。」智旻伸手搭上泰亨的肩膀說著,智旻自知自己沒有能力可以衝進去,但是照顧人他還是可以的。泰亨點點沒說話,回頭跟著智旻一起上了車,焦急的等待所有人都可以平安的出來。

 

 

玧其帶著兩名手下悄悄的闖入,趁著敵人都處在二樓與號錫對峙之際,玧其迅速的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走進去就聞到陣陣難聞的味道,那是汗水與毒品摻雜在一起的味道,玧其沒有開燈是怕打草驚蛇,眼睛已逐漸習慣了黑暗,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個男子正被用鐵鍊吊掛著,沒有任何的動靜,若不是他胸口還有因為呼吸而起伏,要不然玧其八成會覺得他已經失去生命跡象了吧。
「你就是斑斑?」玧其在仔細觀察確定這裡只有斑斑一個人之後,便開口詢問著,雖然說是詢問,口氣裡卻充滿著肯定。
「你是
...?」斑斑有氣無力的詢問著,會這麼詢問的人勢必一定不是姜信宇的人。
「我是來救你的,泰亨在外面等你。」玧其簡單的說出自己的來意後,便走近斑斑。
「我真的
...可以出去了嗎...?」斑斑在得知自己終於可以出去之後,眼神露出強烈的渴求,他是多麼期盼這一刻的到來,就算逃不出去,死對他來說也是種解脫,現在,有人告訴他,他要來救他,無論那個人是誰,他一定湧泉以報。玧其笑而不答,給予斑斑一個肯定的眼神後,便開槍將斑斑手上的鐵鍊打壞,斑斑因為雙腳多年未施力,有些忘記要如何使用,一下子便跌坐在地板上,兩名手下在玧其的指示下往前攙扶著渾身無力的斑斑,向大廳走去。
「你們先把斑斑帶回車上,我去協助號錫。」玧其將斑斑送往大廳門口對著兩名手下下達指令後,轉身便兩步並作一步快速的往二樓走去。
「是!」兩名手下異口同聲的回應著。

 

「放下手上的槍,要不然,你們的首領的性命就不保了。」玧其恨得牙癢癢的說著,因為當他來到這個戰場的時候,便看見號錫渾身是血的躺在地板上奄奄一息。
「所有人都不許輕舉妄動。」姜信宇感受到冰涼的槍口抵在自己的後腦勺,說出來的話語竟有些顫抖。

 

 

 

 

-TBC-

 

 

 

 

 


 

經過了一連串的轟炸之後

我回來了

說轟炸真的不誇張,我這次連假去高雄看了金在中,又去送機

然後兒童節去台中找我朋友,他要幫我過生日

然後今天又去台北拿DVD順便找另外一個朋友,他要幫我過生日XD

一個連假我北中南走透透,真的神累啊不是我在說!

然後我現在依舊廢人症爆發,這次廢人症有點嚴重

然後可能會有人問我,阿雞妳到底是什麼時候生日XD

哈哈哈,我4月5日生日的喔!(自問自答是怎樣XD

就是今天,因為預想可能的留言之後,想說先回答好了XD

不要懷疑,清明節就是我的生日,我從小到大就是個清明寶寶,所以其實沒怎麼在過生日的

清明節過生日其實有點奇怪,不過,我朋友還是堅持要幫我過

很謝謝他呢

然後,我又要繼續苦逼得上班了

大家記得來看文啊~~~~~~~

By 雞

文章標籤

韓國迷妹簡阿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