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我被這莫名其妙的兩萬人氣給嚇到了

總之,為了廣大(?)支持我的讀者,我決定發出我的17肉文給大家吃一下XD

這篇真的很短,希望大家看了會喜歡昂,因為有正名了,所以我是使用純永來寫的

建議搭配Special SEVENTEEN TV 'Goodmorning17' ep1 食用風味更佳

因為靈感就是從這裡來的

好了廢話不多說,放文囉!

----------------------------------------------------------------------------------------------

 

清晨的鳥兒關關的叫著,叫醒了正在睡覺的純永,他伸了個懶腰,瞇著眼看著窗外的鳥兒笑了笑,他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走到隔壁房間,喚醒他的睡美人,當他一踏進房間時,勝徹便沖著他邪笑了一下。

「知勳就交給你囉!」勝徹輕拍了純永的肩膀,看到純永點點頭後,他說完便走出了房間,順便帶上房門並且幫兩人鎖上。

「知勳啊!起床囉!」純永在聽見房門鎖上的聲音後,便緩緩地走向還在賴床的知勳,一屁股便坐在床沿邊,輕聲地呼喚著知勳。

「嗯,知道。」知勳帶有些許的意識回應著。

「快起床,早餐要被吃光了。」純永又再叫了叫知勳,手放在被子上,輕晃著躺在床上動也不動的知勳。

「好,知道。」知勳還是一貫的回答。

「再不起床,那就換我吃你囉?」純永輕嘆了一口氣,俯下身子在知勳的耳邊說著,總是要用到這招,知勳才有警覺心,可今天知勳竟然反常似的,沒有把他趕出去,只是緩緩地睜開迷濛的眼睛靜靜地看著他,純永被知勳看傻了,竟鬼使神差的吻上了知勳微開的雙唇,而知勳也沒有要反抗的意思,反而閉上了雙眼享受著他給自己的甜蜜,這其實不是他的本意,可是一吻便停不下來。純永將舌頭滑入知勳那微張的嘴唇,恣意的在裡面汲取其中的蜜,他若有似無地勾著躺在裡面的舌頭,直到兩個互相交纏在一起,純永的手也沒有閒著的將知勳身上的被子掀開,隔著短袖布料將手撫在知勳胸前的紅櫻上,知勳因為突然的酥麻感而不自覺的呻吟著,但是嘴巴因為被純永堵住,只能發出嗚嗚嗚的聲音,純永感覺到知勳的手輕輕地環上他的脖子,讓他能夠更靠近自己。純永一個起身,便將知勳整個身子提了起來,讓他坐在床上。

「真的要讓我吃你?」純永雙腳跪在知勳的前方,捧起知勳的臉詢問著,他覺得今天的知勳實在是太反常了。

「讓你吃還廢話這麼多。」知勳含笑地說著,很明顯的,他的慾望已經被純永給點燃了,就等著純永來替他滅火。

「那我就不客氣了。」純永因為笑容瞇起自己的眼睛,伸手便脫了知勳身上礙事的衣物,將知勳放倒在床上,吻了吻他發紅的耳根,惹得他身體一陣顫抖,胸前的紅櫻也因為純永的搓揉變得硬挺,嘴唇從耳根吻到鎖骨,便在上面狠狠地種了一個草莓後,才滿意地繼續往下探索,他吸吮著紅櫻使它逐漸變得紅腫,其中一隻手由知勳的腰際一路撫摸到他已經有些許抬頭的下身,便握住它緩緩地上下撸動著。

「嗯...啊...」知勳口中因為快感溢出了些許的呻吟,並且不自覺地將頭往上揚起,純永笑了笑,便張口將知勳的下身含住,口中的溼熱著實給了知勳大大的快感,而純永時不時的用他的舌頭舔弄著鈴口,舌頭上的小突起成了另外一種特別的刺激,手上的動作也沒有停下來了的不停的上下套弄著,本來就不常發洩的知勳,很快地便因為純永的套弄而在純永的口中射出了大量的白濁,知勳睜著眼睛看見純永原本鼓起的嘴,漸漸消了下去。

「呀!很髒,不要吃!」知勳想要制止純永,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不會髒,很甜、很好吃。」純永邪惡地笑著,邊說還邊舔了舔嘴唇,聽得知勳不自覺的臉紅了起來,他轉過頭去,決定不看純永。純永覺得這樣的知勳真的是可愛極了,便又往他那櫻桃小嘴輕輕地啄了啄,接著將原本放在知勳下身的手往後穴伸去,在洞口摸索了一下,發現洞口早已流出一些液體。

「嘖嘖,這麼濕啊!」純永邊說著令人感到非常羞恥的話,邊將一根手指緩緩地進去後穴裡,這些液體儼然成了最有效的潤滑劑,不用多久的時間,後穴便已容納下三根手指的寬度。

「啊...慢...慢點...啊哈...」知勳弓起身子地呻吟著,快感一下下從後穴傳來,兩人之間的性事已經不下好幾次,純永對於知勳的敏感點可以說是瞭若指掌,在手指進去到最底便模仿性器的進出,一下一下地對著敏感點頂送,惹得知勳對於突然的快感有些承受不住。

「準備好了嗎?我要進去囉!」純永說著,便將手指抽出來,掏出自己早已硬挺許久的性器,將龜頭抵在穴口,讓知勳稍微的有心裡準備,純永在看見知勳微微地點點頭後,便一個挺進將性器全數放進去。

「啊...」

「唔...」在頂到最底的那瞬間,兩人同時發出了舒服地感嘆聲,知勳裡面的溫熱,讓純永差一點把持不住,他稍微停下來緩了緩後,便開始在知勳的體內抽插著,剛開始有些緩慢,但每一次的頂入都能夠準確的頂到敏感點,惹得知勳有些舒服卻又有些空虛,他想要更多、更刺激的快感,便自己扭動著腰,讓兩人之間的結合能夠更快一些。

「嘖...你這磨人的小妖精。」純永發現到知勳的動作後,嘖了一聲,便將身子挺直,雙手扶住知勳的腰,開始加快抽插的速度。

「嗯啊...快...哈...啊...啊...」在純永加快了速度之後,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從下身往上襲捲他的大腦,讓他完全被快感給淹沒了,取而代之的是停不下來即無法克制的呻吟聲。

「啊...純...純永...嗯...快...啊哈...」純永也在知勳的呻吟下不斷的加快抽插的速度,在一次的抽插中,知勳又射出了滿滿的白濁,弄髒了兩人的身體,但是他們並不在意。純永將知勳翻過身子,讓他趴著背對自己,又再次將性器插入後穴之中,又是一陣快速的頂送。

「等...啊...你...嗯...這樣會...壞...啊...壞掉...」知勳還沒從快感的餘韻中脫離,就又進入到另外一波的快感裡,並且感覺到純永的速度絲毫沒有減緩,不停的往他後穴頂撞,感覺自己的後穴隨時都會被他穿孔一樣,剛射過的下身,卻又因為快感而不爭氣地再次挺立了起來。

「不是叫我快一點嗎?」純永惡意地詢問著,完全沒有想要放慢速度的意思。

「啊哈...你...啊...嗯啊...啊...」本想說些什麼的知勳,因為快感遲遲無法完成一整句完整的話,乾脆就索性不說了。

「又...啊...又要...了...啊哈...」這已經是知勳第三次的射精了,射出來的白濁相對來前兩次來說已經少了許多。純永拔出自己的性器,坐在床上,將知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以坐的方式又再次頂送著,他運用手臂的力量及地心引力,將知勳的身體提起又放下,進行抽插。

「我...啊...我不行...嗯...了...哈...」知勳雙手環抱住純永的脖子,搖著頭說著,可是身下傳來的快感,還是讓他的身體誠實地做出了反應。

「乖,最後一次。」純永哄著知勳,他知道不能再多一次了,要不然很有可能三個月都碰不到他。

「嗯啊...好累...啊...好爽...啊哈...」知勳確實是真的很累,但是又夾雜著舒服,最後還是忠於自己最根本的慾望,讓純永做最後一次。

「知勳...知勳...唔...」純永不停地叫著知勳,這是他愛他的表現。

「幹...嗯啊...幹嘛...啊...」知勳反射性的回應著,而在純永最後的一次衝刺中,知勳射出了第四次,也是今天的最後一次白濁,純永也在一聲低吼聲,將自己滿滿的精液射入知勳的體內。

在激烈的性事過後,兩人都累癱在床上,純永的性器還插在後穴裡不想拔出來,他還想待在這溫暖的地方。

「知勳,別睡了,快起床了。」就在純永感受著知勳體內的溫度時,發現知勳竟然逐漸的閉上了眼睛,似是要睡著一般,他便伸手搖了搖知勳。

「拔出去。」因為純永的搖動,讓知勳感受到後穴的東西依舊沒有拔出去後,便命令式的說著。

「你起床,我就拔出去。」純永交換著條件,他最一開始的目的就是要讓知勳起床,怎麼可以因為做愛而前功盡棄。

「好,你拔出去我就起床。」知勳說著,似是答應了,可純永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他也沒多想,就點點頭將性器拔了出去,結果知勳竟然又倒頭大睡了。

「呀!李知勳!」純永死命的搖著知勳,就這樣又過了一個被知勳耍得團團轉的早晨,然而他們的早餐早已被那群餓死鬼附身的成員們全吃光了。

 

 

-END-

-------------------------------------------------------------------------

謝謝大家的喜愛!

我會繼續加油下去的!

By 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迷妹生活簡阿雞

韓國迷妹簡阿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