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盯著空空如也的民宿,號錫知道自己追上去是沒有用的,智旻,很恨自己,他輕笑著,便伸手撥打電話。

 

鈴鈴鈴!

 

「喂?」

「玧其,我沒法搞定,你自己來接你的朴智旻。」號錫有些無力的說著。

「怎麼了?」玧其有些不解,剛剛打電話給智旻,智旻不是還跟他說好?怎麼現在就說搞不定了?

「記得我跟你說過的,我那個成為男公關的愛人嗎?就是朴智旻...」號錫說完,便聽見電話掛掉的聲音,他知道玧其正在趕來的路途上,他無力的往床上一坐,天知道他有多麼後悔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情,只是在多的後悔都喚不回任何東西,不只是曾經擁有過的一切,還有智旻的心,曾經都在自責中度過的他,智旻又怎麼會知道,號錫嘲笑著自己,這叫做自作孽。

待在首爾的玧其正用著他最快的速度趕到機場,一路上連闖了好幾個紅燈,還差一點出車禍,但是他不管,他只想趕快到機場,搭上最快的一班飛機抵達濟州島,他知道號錫曾經做過什麼事情,只是萬萬沒有想到,那個人竟然就是智旻,這就是,為什麼智旻會經常用面具來面對人的原因,玧其終於明白了,他心疼智旻,卻也害怕智旻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海浪拍打著岸邊的岩石,海邊的風刺骨,望著天空烏雲密布,就如同智旻此刻的心情,從民宿逃了出來,什麼也沒拿,什麼也沒帶,就連鞋子都沒穿,就沿路赤腳的跑到了海邊,腳底板因為石子割出了大大小小的傷痕,智旻卻感覺不到痛,因為此時他的心更痛。號錫是玧其的秘書,所以兩人是認識的,也就是說玧其知道他和號錫的關係,智旻這樣想著,由心冷變成憤怒。

 

"讓我做自己?只是想看我的笑話而已吧?"

 

智旻輕笑著,將原本丟棄的面具撿了起來,重新戴上。

「智旻!」玧其喊了喊智旻的名字,衝上前擁住他,不知道在海邊站了多久的他,身體早已失溫,冰冷到玧其都嚇到。

「來幹嘛?看我的笑話?」智旻冷冷地說著,話語中不太任何感情。

「不是這樣的,你先跟我回去,我慢慢解釋給你聽。」玧其知道,他們又回到原點,他心痛著,期盼智旻能夠把面具摘下。

「解釋?還需要解釋什麼?」智旻掙脫玧其的懷抱,往後退了一大步,讓兩人之間多了些距離,兩顆心也劃出了一道看不見的距離。

「你相信我嗎?」玧其試探性的詢問著,如果智旻不相信他,那他說再多,都沒有意義。智旻沒有回應,對於智旻來說,他與玧其相識不深,也不久,他沒有把握、沒有自信相信玧其不會讓自己受傷,只要想到跟玧其在一起,就會看到號錫這件事情,他便感到崩潰。對於智旻給予自己的回應,玧其已明白,對於玧其來說,他已無心力再多說什麼,畢竟是號錫錯在先,現在自己說什麼智旻都聽不進去的。

「放我,自由。」智旻說得堅定,眼神中沒有任何的感情,卻也同時狠狠將玧其的心打了一槍。

「好,回到首爾,我就讓你自由。」玧其緩緩地說著,他放棄了,就像放棄自己的夢想一樣,放棄了朴智旻。沒錯,他沒有這麼大的耐心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智旻,卻永遠不會想到,當失去之後,會有多痛,是他從來沒有想過的痛。

 

 

當你擁有的時候,你永遠不會想要去珍惜,而當失去之後,才會發現對方已經在自己的心中,已經佔了很大的位置,就如同獲得自由的智旻,當他再次回到屬於他的地方時,經常不自覺地想起那別墅,還有住在別墅裡的那個人。

「啊...」智旻緩緩地起身,頭痛欲裂,他看著自己的床上堆滿了酒瓶,他不禁感到厭煩,這就是自己想要的自由嗎?每當清醒的時候,總是會浮現他的臉,明明就認識不久,明明就相識不深,為什麼總是會想起他?智旻不懂,也不想懂,事已成定局,懂了,又有何意義?

 

叮咚叮咚!

 

門鈴響起,智旻有些不想理會,過了一會兒,門外的人又按了門鈴,催促著智旻,他不滿的嘖了一聲之後,伸手扶著牆艱難地起身,還在宿醉的他,花了不少時間才到門口。

「呀!朴智旻,怎麼這麼晚才出來開門?你的床距離們也沒多遠啊!」一打開門,便聽見泰亨抱怨的聲音。

「來幹嘛?」智旻將整個人靠在門上,不耐煩地問著泰亨,他早在泰亨按門鈴就知道是他了,現在只剩下他會來找自己了。

「能幹嘛?看你醉死了沒。」泰亨話中有話地說著,沒等智旻說,他便自動的進入屋內。

「去死。」智旻不是不知道泰亨的意思,他咒罵了一句之後,便關上門,躺回床上。

「呿,我買了解酒湯,你喝嗎?」泰亨邊說著,邊遞了遞手上的解酒湯在智旻的面前,智旻不假思索地伸手接了過去,他知道泰亨是為自己好,也從來沒有拒絕泰亨的好意。泰亨看著智旻一副死人樣,其實很難過,看著智旻永遠都在為一個人痛苦,而這次似乎比自己想像得要傷得更重。

「你記得你第一次跟閔玧其見面那一天嗎?」泰亨突然想到了什麼,便開口試探了一下智旻的反應,智旻沒有回應,只是盯著他看,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那時候,我不是有問你有關鄭號錫的事情嗎?其實我就是要跟你說,我發現鄭號錫在閔玧其底下做事。」泰亨見智旻反應不大,便緩緩地說出自己想說的話。

「他媽的你怎麼現在才跟我說?」只見智旻突然跳起來,瞪大眼睛的看著泰亨。

「你那時候叫我不准提到他啊!我也沒想這麼多,誰知道會變成這樣...」泰亨有些無辜,那時候明明就是智旻叫他不准再說,怎麼現在又反過來怪他?

「算了,現在說這些,也於事無補。」智旻想了想後,便又躺回了床上,是阿,是自己那個時候反應那麼大,又怎麼能怪泰亨。永遠沒有人可以預測下一秒、下一刻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如果能夠預測,就能夠減少後悔的機會,但那只是如果。

 

 

 

 

-TBC-

 

 

--------------------------------------------------------------------------

沒錯,我來更文了!

然後瞬間很對不起你們,我剛剛就驚覺我好像很久沒來更了XD

就趕緊奔來更文了

大家久等了,不要因為等太久棄追了XD

我會盡量記得來更文的XD

By 雞

工商時間:趴體批潑。Party Peopl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迷妹生活簡阿雞

韓國迷妹簡阿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利
  • 我還是第一個留言的😀
  • 你人真好 :)

    韓國迷妹簡阿雞 於 2016/09/15 19:54 回覆

  • 朴智旻我男人
  • 還是好看!!!!
    不會久啦 只要你還記得我們就好ˊˋ
    不過辛苦啦~~
  • 瞬間有種卡這麼久很對不起你們的感覺!(噗

    韓國迷妹簡阿雞 於 2016/09/15 19:55 回覆